<acronym id="mggk4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mggk4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mggk4"><small id="mggk4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mggk4"><div id="mggk4"></div></acronym>

感謝信

編輯:王芳發布:黃瑩瑩閱讀:發布時間:2014-03-18

集團公司、公司工會:

我叫付良飛,男,今年27歲,是包裝車間一名普通的季節工。

2014年1月14日晚上下班時,我騎摩托車回家途中,遭遇嚴重車禍,導致我重型顱腦損傷、面部、肺部、胸部等全身多處嚴重損傷,昏迷5天后才清醒,至今沒有找到肇事車輛,花費醫藥費5萬多元。父母都是農民,沒有經濟收入,父親患有糖尿病及心腦血管病,需長期吃藥。我無錢醫治,只能回家療養,靠吃藥恢復。公司工會得知我的情況后,為我申請了大病救助,及時將這筆錢送到我的手中。

在此,感謝集團公司、公司工會、包裝工會以及包裝十班的兄弟姐妹們對我的關心、鼓勵、支持和祝福!在我最困難的時候,是你們雪中送炭,幫助我、鼓勵我,我的內心非常感動!此刻,再多的感謝都不足以表達我內心對你們深深的感恩,是你們的善良讓我這個有淚不輕彈的男兒一次次淚流滿面,你們的恩情我將一輩子珍藏在心里。我一定會積極治療,爭取早日恢復;回到工作崗位后,我將以更努力的工作,更好的工作業績來回報公司,回報大家!

此致

敬禮

付良飛

2014年3月18日


編者話:又一次收到這樣的感謝信,又一次撞擊著我的心靈。站在公司情感傳遞的“文化”崗位,我左手收著來自各公司每一份困難的材料的傳真,拿給領導審批并確定救助的大??;看著這些病痛和傷害,讓我也想到了很多。比如,為什么今年的傳真越來越多?為什么受傷的總是白云邊的人?為什么他們總會想到集團公司呢?我們該怎樣幫忙他們減輕痛苦?等等。。。。。。另一邊,我的右手接收著來自困難員工受助后發自肺腑的感言,在我的平臺上代表感謝對白云邊、對白云邊投資者在他們最困難、最無助時伸出的援助之手,讓他們感受到雪中炭的最后溫暖??傇谧屛宜伎际窃鯓右环萸楦?,或是一個制度在維系著這困難與傷害中的運作呢?這其實是白云邊的魅力,每天翻閱不同報紙,瀏覽各大網站,看到很多社會幫扶與救助的群體,也看到很多需要解救的個體與家庭,國家在行動,組織在幫扶。但是白云邊將這份責任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,至少,在這個“大家庭”中,我們彼此依靠,彼此溫暖,不拋棄不放棄。其實,這就是白云邊“最文化”的地方,最特色的詮釋。我祝愿所有的傷害和不幸能遠離白云邊人,白云邊人平安、健康!

中国全黄一级A片免费看,中国帅鲜肉GayXNXX,中国特黄一级女人和女人片